[500字评文学月] 文学对乡土表达爱意的三种方式

2017-10-25 18:5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0月22日,“梁鸿、付秀莹对谈:虚构与非虚构——乡土经验的两种表达方式”文学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图为座谈现场。千龙网记者纪敬摄

  10月22日,“梁鸿、付秀莹对谈:虚构与非虚构——乡土经验的两种表达方式”文学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图为座谈现场。千龙网记者纪敬摄

如果一定要归结出古今中外文人的共情点,那乡土情节一定首当其冲。乡土是什么?是你可以使劲编排她的不是,却不能忍受别人说她一句不好;是你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又比谁都希望她过得好;是你急于离开又心心念念想回的地方。

乡土是游子们情根深种的发源地,乡愁是游子们创作的源动力。古今中外文人骚客是如何表达对故乡的情愫,排解乡愁呢?

虚构美化故土乡情。《边城》就是沈从文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述虚构化的故乡湘西,展现人性的善良美好;现代作家付秀莹的长篇小说《陌上》就是用虚构柔软的方式描写华北平原农村,记录怀念“回不去的故乡”。

非虚构直面故乡的真实面貌。鲁迅的《呐喊》就是对故乡对社会现实对人情的一次严肃深刻的现实主义批判和反思。伴随着城镇化的进程,乡村也是作家们情感和笔触对焦的地方。作家梁鸿笔下的梁庄是更粗砺的乡村,粗暴地去除掉各种审美。梁村最原始野蛮的面貌里藏匿着作家最顽固深情的乡愁。

虚实结合若即若离的故乡和乡愁。“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这是绝大部分游子对故乡的情感,想见想听乡人乡音,又不敢直面心里的故乡和眼前故乡的巨大落差。而巨变是整个时代发展的特征,也是乡村必须面对的现实命运。

农村是中国五千年农耕文化的载体,今天,农耕文明正经历一场巨变。如何记录这一过程是中国文学和北京文学需要认真思考和实践创作的话题。(千龙网评论员 池青)

第二届十月文学月系列评论

这个十月与文学一起收获金秋果实 

十月文学月是对文学的信仰和坚守

文学与“故乡”一起走过

十月文学已成为北京蓬勃新生的文化品牌

石榴红满 文学飘香

 文学里的诗和远方

文学与豆汁儿

网络文学创作唯“匠心”独妙

碧云天 黄叶地 诗情见 

用戏剧的钥匙开启少年文学心

熏风南来吹皱一池“春水”

文学创作“一城三带”不分“城里城外”

聆听美的历程

风可吟云可看雨可听雪可赏山可观水可玩

写作要和传统有关系让“盐与盐对话”

文学对乡土表达爱意的三种方式

秋天太美何必又等个冬春夏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池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