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字评文学月] 饮食男女的豆汁儿烧鸭酸梅汤

2016-10-27 18:0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吃_副本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既生而为人,也就未能免俗。“人世间如果有任何事值得我们郑重其事的,不是宗教,也不是学问,而是吃。”林语堂如是说。

吃在北京,在文学的笔端,更是意兴湍飞、摇曳多姿。

老舍说:“秋天一定要住北平。”小白梨与大白海棠,是北平之秋乐园中的禁果,果子而外,羊肉正肥,高粱红的螃蟹刚好下市,而良乡的栗子也香闻十里。

汪曾祺笔下的北京饮食平添了一份追本溯源的认真。

北京人所谓“贴秋膘”有特殊的含意,即吃烤肉。北京“三烤”(烤肉、烤鸭、烤白薯),是“北京吃儿”的代表作。

北京烤肉的起源,难以说清。然而,齐白石写的一块小匾:“清真烤肉宛”,注脚:“诸书无烤字,应人所请自我作古”,却引出古代字书上没有“烤”这个字。朱德熙也给予证明。

梁实秋谈吃,趣味横生,令人口角生津,宛如菜谱,着实可爱。

豆汁下面一定要加儿字。豆汁儿的妙:一在酸,酸中带馊腐的怪味;二在烫,只能吸溜着喝;三在咸菜的辣,越辣越喝,越喝越烫。

烤鸭,在北平不叫烤鸭,叫烧鸭,或烧鸭子,讲究片得薄,每一片有皮有油有肉,若是有皮有肉无油,那你还算不上吃过北平烤鸭。

夏饮酸梅汤,上口冰凉,酸甜适度,含在嘴里如品纯醪,舍不得下咽;冬吃糖葫芦,薄薄一层糖,透明雪亮,用材讲究。

文学里,吃在北京,要科学,要天才,要经验,还要艺术,国人讲究吃,可见一斑。(千龙网评论员 李泽杰)

十月文学月系列评论

[500字评文学月] 十月,以文学之名与你相逢

[500字评文学月] 爱阅读看懂文学给你的“情书”

[500字评文学月] 愿吃苦,高峰时代必到来

[500字评文学月] 文学晚熟一点又何妨?

[500字评文学月] 胡同串联起来的京韵

[500字评文学月] 如何形成北京文学的“新京派”

[500字评文学月] 可曾发现自己身边的“虎妞”

[500字评文学月] 对话莎翁把文学心种进少年心

[500字评文学月] 找寻文学里的诗琴和生活美学

[500字评文学月] 十月,在孩子心中种下文学的种子

[500字评文学月]京西古道的小桥流水人家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李泽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