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评] 在戏曲里体味慢艺术的美学

2017-09-18 16:0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sdghj

字头字尾及馀音、一板三眼、一曲九回肠,或轻柔婉转、或悲愤哭诉、或慷慨激昂,声声慢、句句慢。慢唱、慢行、慢节奏,能“慢”出艺术感、节奏感和美感的艺术形式,我们能想到的最美答案:中国戏曲。

中国戏曲除了给世人和世界留下京剧、豫剧、昆曲、越剧、黄梅戏等璀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还用漫长的岁月把“慢”熬制成了一种独特的美——慢艺术。

“慢”是由内而外的审美情趣。豫剧中有一种重要的唱腔叫慢板;昆曲的艺术特点是:慢、小、细、软、雅。著名的“水磨腔”非一个“慢”字了得;京剧和越剧都讲究“紧拉慢唱”。“慢”是传统戏曲独特的唱腔,反映的是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怨调慢声如欲语,一曲未终日移午。”悠扬和磨叽之间,全凭听者的心境和心态。

“慢”是从“快”中找到平衡支点的生活美学和处世哲学。京剧和越剧强调“紧拉慢唱”,快动作和慢唱腔,极致的反差和顿挫间,也是一种节奏的平衡之美。“慢工出细活”“三思后行”“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慢是中国人历来谨言慎行的处世风格,也恰好与寻求快慢平衡的老庄哲学、信奉两极之间“中庸之道”的儒家思想吻合。

“慢”也是现代人稀缺的心态和精神。当传统戏曲的“慢艺术”遇到现代生活的“快节奏”,是戏曲“生不逢时”的可叹,还是现代人急功近利的可悲?戏曲不仅美在词曲、唱腔和身段,更美在蕴含其中的古人的思想和智慧。欣赏这种由漫长岁月浸染打磨出的更高层次的美,更需要一双愿意挖掘美的眼睛和能沉浸下来欣赏美的“慢心态”。

戏曲里有我们这个急躁的时代需要找回的“慢”精神。从这个角度想,不是我们在拯救、弘扬中国戏曲,而是戏曲在帮我们找寻丢失的慢生活审美情趣和生活态度。(千龙网评论员 池青)

中国戏曲文化周系列评论

从脸谱里看中国的戏曲发展史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月听戏园博园

用创新打破堂前戏曲跟百姓人家沟通的壁垒

“磨”出来的《牡丹亭》有多少姹紫嫣红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池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