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是春节”系列评论 ⑤ 丨 那晚的围炉夜话

2019-02-06 14:3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围炉夜话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摄

围炉夜话 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摄

小时候,过年最期盼远嫁的小姑姑回娘家,可以吃到好吃的糖。总有几个夜晚,姑姑钻到奶奶的被窝里,奶奶手捧着一个老式手铜炉,母女俩“围炉”聊天。铜炉里还藏着我们偷放进去的花生。床上有聊不完的天,床下的我们有吃有玩,还有炉子里的烤花生,一点都不觉得南方的冬夜冷。

毕业后,来京工作生活,开始习惯北方的暖气,不适应南方冬天的湿冷。每年春节回老家的几天变得格外煎熬。特别是晚上,只想和母亲站在电火桶里,盖着被子,“促膝”长谈。然后,心安理得地看着父亲为我们忙前忙后。等父亲忙完,也会被我拖进火桶里,一家人的腿挤在一起,嗑着瓜子,喝着茶,夜很长很暖,可以慢慢聊。

结婚有了女儿后,依旧每年回老家陪父母过年。一开始担心北方长大的她,适应不了南方的冷。其实多虑了,有亲人的陪伴和呵护,她比我们更喜欢热闹的大家庭生活。夜晚,她甚至不愿在空调屋里或电暖器旁呆着,反而更喜欢跟小伙伴们在屋外敲锣打鼓,玩耍戏嬉。大人们因为每天都能在朋友圈和家庭群里知道彼此的动向,怀旧开始成为“围炉夜话”不变的主题。

父亲总是说,一年最大的盼头就是孩子们过年回来,一家人能聚在一起。不管社会、经济、科技怎么变,只要父母在,陪他们过年、话家常就不会变。(千龙网评论员 池青)

“啥是春节”系列评论 ①丨那群人的坚守

“啥是春节”系列评论 ②丨那声乳名的呼喊

“啥是春节”系列评论 ③丨那幅难忘的春联

“啥是春节”系列评论 ④丨那顿年夜饭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池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