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评] 为啥北京人对“冰场”有种深情的执念

2018-01-09 15:5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515410081971fff

比起可遇不可求、调皮的“雪”,老实稳重从不爽约的“冰”,才是居住在北京的人最可信赖的“老友”。今年北京有六处开放的冰场,什刹海、北海、颐和园、陶然亭、紫竹院以及植物园冰场,几乎每个冰场每日都人气爆棚,出于安全考量,必须限流入场。冰场可算是四九北京城里最热闹的地方了。

冰场不仅是居住在北京的人,冬日里的心头好,也是描写北京故事的文字作品里的“常客”。都梁的《血色浪漫》里,什刹海冰场是钟跃民这些顽主,撩妹把妹的绝佳地。混迹冰场的老司机,或者以狂拽酷炫的娴熟技艺,征服几个眼冒星星的迷妹,或者当个“雷锋哥哥”,带带菜鸟妹妹们,拉扯搀扶中难免不碰撞出几缕爱情的小火苗;顽主变成老炮儿,冰场还是可以一展雄风的英雄“战场”。冯小刚主演的《老炮儿》,什刹海冰场依旧是不可或缺的主角,老炮儿的辉煌和悲壮,冰场是“战场”,是见证者,是折射那一代人跌宕人生的时代镜面。

《血色浪漫》里主角们的故事原型,据说跟王朔、冯小刚等从顽主到老炮儿的成长史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原来钟跃民、王海洋们跟老炮儿冯小刚当年是同混一个冰场的朋友圈里的密友。冰场不仅是一个玩乐场所,还成为了显示身份和阶层属性的价值标签。

为啥北京人这样稀罕冰场呢?首先肯定是因为“物以稀为贵”。北京缺水,城区内除了几个公园费牛劲挖的人工湖,没有别处可以肆意撒欢的大面积水域,对水域的陌生以及跟水亲密接触机会的稀少,使得“玩”水、溜冰成为了北京人带有仪式感的活动项目,因为稀有而格外珍惜,不想错过。

其次,因为北京人的“节气”意识非常强,奉行什么节气做什么事。立春吃春饼,三伏贴帖子,冬至吃饺子,还有北京版的九九歌:“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现在,正值四九,感觉整个北京城的人都走在冰上了。真没见过比北京人更虔诚的“节气”粉了。追“新”跟守“旧”,国际范儿和传统范儿,并行不悖,和谐共融,这是北京人的局气、北京文化的聚气魅力。

其实,带娃溜冰是借口,溜冰带娃,才是真实心声。冰场不是孩子的专属,放眼冰场,多的是比孩子玩得还疯狂的大人们。人是大自然的产物,回归自然的状态,最能释放本性,舒心开怀。站在冰上,自由的是脚,解放的是被生活和高楼禁锢和压抑的渴望自由的心。如果不能至死方休地任性,至少能偶尔来个“一醉方休”的停歇吧。偶尔的放肆放纵,是都市人,特别是大都市里行色匆匆的人们,难得的“奢侈物”。既然机会来了,千万别错过,纵情一乐又如何?

冰场守“旧”,也有与时俱进的创“新”。今年的冰场除了常规的冰车、冰上碰碰车、滑冰、冰上自行车等传统项目,一些冰场还增加了奥运主题的冰雪项目。紫竹院今年首次增加了雪滑梯、雪上悠波球、雪地迷宫等雪地趣味游乐项目。北海冰场新设了冰上漂移,什刹海冰场新增冰蹴球区、公益活动区,市民可在冰蹴球区进行冰蹴球比赛,推广中国传统冰上文化,公益活动区则用展板展示历届冬奥会冠军和冰上世界冠军,宣传冬奥会知识。花样繁多的冰上项目,可以打发漫长的冬日的周末了。

根据往年经验,冰场大多会开放至立春前后。还有一个多月自由撒欢的快乐日子呢。冰场结束了,人们也不会太留恋,因为做春饼,吃春饼的立春来了。一家人热热闹闹吃顿春饼后又可以沿河看柳了。(千龙网评论员 池青)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池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