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评论> 正文

“滴滴司机直播性侵”是假的,打击色播该来真的

2020-06-12 12:44 新京报

来源标题:“网约车司机直播性侵”是假的,打击色播该来真的

6月11日下午,一段“某网约车司机直播性侵女乘客”的视频,在社交媒体流传,舆论声浪越滚越大。

随后,被指的网约车平台报警;爆料该消息的微博网友又表示,“XX司机”身份是视频中“男主角”自称,她并不确定此人就是某网约车平台司机,希望澄清并道歉。

紧接着,新京报等媒体介入,记者按照爆料人提供的线索对比发现,涉事平台疑为“星恋直播”,随即向国家网信办举报。疑似事发地的警方也表示,正紧急核查。

▲涉事平台。图片来自新京报网

最新消息:郑州警方目前推测这段视频来源于境外网站。

类似“举报+查处”或可形成机制

从爆料发出,到引发公众关注,再到各方调查力量介入,不可谓不快。我们也相信,这件事情肯定会有一个调查结果,背后涉及违法犯罪的人员,也会逐步落网。

不过,爆料信息被更多人看到后,不少网友表示,这更像是在表演。毕竟,从逻辑上讲,一个正常人是不太可能为了一些流量和打赏,而直播自己性侵他人的现场。随后,也有法医学者质疑,视频中所谓的5分钟迷晕的毒物不存在。

此外,网友们之所以怀疑是作假,还是因为类似的色情直播,以及类似的情景设置,实在是太多了。“某网约车平台”“直播性侵”“迷药”,这每一个关键词,都是赚人眼球的噱头,足以吸纳可观的流量。

一些知情网友更是表示,类似“逢场作戏”的情景式色情演绎,一直是该行业的一个套路。在网约车司机之前,被黑的更惨的是护士、空姐、外卖小哥等。他们将角色职业化,将场景故事化,试图以此来满足观众的窥私欲和刺激感。

可见,在类似的事件中,一直有两个视域:一个是公共视域,一个是小圈子视域。

大多数时候,这些色情直播只是在小圈子视域里流传。这次之所以进入公共视域,是因为有热心网友举报和媒体跟进。

这件事情刚爆出来,震惊了很多人。而从网络上的一些留言可以看出,这在小圈子视域里,似乎又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两相对比之下,又不得不令人深思:如果没有网友举报呢?

是的,没有举报,就没有关注,没有关注,可能就没有这么快的调查。

或许,我们应该将这一模式机制化,并固定下来:网友爆料——大V推动——媒体跟进——警方介入。最后,一起给公众一个答案,给受害者一个安慰。

既然他们敢“玩火”,那我们不妨就把“玩过自焚”的故事讲下去。可以的话,说不定还可以举一反三,查处其他类似的色情网站,将战果扩大化。

那些被忽视的受害者和潜在受害者

我看到有些人说,如果只是演绎,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都是你情我愿,做做“生意”呗。但事情可能并非这么简单。

首先,视频中的女性,有没有受到胁迫,或者其他形式的威逼利诱、坑蒙拐骗,我们不得而知。另外,还有两个潜在的受害群体:那些未成年的当事人,那些未成年的观众。

说起色情直播,它的起源可能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早在2004年,还没有智能手机,甚至个人电脑都很稀缺的年代,河北省秦皇岛警方就端掉了一个利用网上“视频直播”提供色情服务的窝点。该案中,10名女子受雇在租来的民房内提供色情直播服务。

对了,这10名女子中,有一位只有17岁。

再以韩国的N号房案件为例,截至2020年3月22日,韩国警方所掌握线索的受害女性多达74人,其中16人为未成年人,最小年龄受害者为年仅11岁的某小学生。而26万会员的数字,也曾惊吓了不少人。

随后,国内也有微博大V趁热打铁,爆料多家色情网站长期散布儿童色情内容。当时,新京报介入调查发现,这些网站充斥着大量儿童色情图片、视频。其中一家的会员数达800多万人,另一家三四分钟就增加一个会员。

▲国内版“N号房”。图片来自新京报网

但报道同时给出了一个难题:由于服务器位于境外,即使被举报,也很难找到网站涉事人员。

而仔细观察类似的破获案例就可以发现,和电信诈骗一样,“境外服务器”几乎是一个共通的难题。

加强国际司法合作,遏止“层出不穷”

在打击色情直播方面,国内的执法部门其实没少下过功夫。

2017年5月,文化部曾公告,当时的一场专项整治行动,关停10家网络表演平台,行政处罚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关闭直播间30235间,整改直播间3382间,处理表演者31371人次,解约表演者547人。

彼时,“3万主播被查”,曾被不少媒体做成标题,也震惊了很多人。

更骇人的是2018年9月,浙江嘉兴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件:据警方不完全统计,截至案发,犯罪团伙已利用网络平台成功发展代理1.6万余名,观看的所谓会员350多万,涉案资金超2.5亿元。

这起案件,在诸多数据方面打破了当年的记录,被警方明确为“目前全国范围内公安机关已破获的最大色情直播聚合平台”。350多万会员,令人望而生畏。

2019年5月,湖北警方通报破获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跨国网络淫秽色情直播平台案件。这个犯罪团伙让招募来的所谓“主播”在非法APP平台上从事色情直播,吸引网民付费观看淫秽色情直播表演,非法牟取暴利。

参与破获该案的麻城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一位民警介绍:“从2017年11月份到2018年3月份,短短5个月这个平台注册会员量达到90万人,涉案金额达到1600万元。”

这个被成功破获的案件,也留下了一个尾巴:犯罪团伙曾经多次改变服务器的IP地址以及涉黄直播平台的名称,以此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涉事警方发现该团伙的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还在境外。

几乎每年,类似的案件都有发生。由于“尾巴”的无奈,也几乎每年,类似的色情网站都层出不穷。

当尾巴多了,或许可以寻求的一个突破口是:加强国际打击违法犯罪的合作,让“境外服务器”不再是一些违法犯罪分子的护身符,让涉及多重违法犯罪的色情直播不再“春风吹又生”。

说到底,“网约车司机性侵女乘客”大概率是假的,但对于背后的地下色情直播平台的治理,必须来真的。

责任编辑:马剑(QZ0014)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