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评论> 正文

香山评论|斩断网络打赏伸向未成年人的黑手

2020-05-25 16:19 千龙网

最近,最高法新出台的《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中明确: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等方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笔者认为此指导意见有效斩断了网络打赏伸向未成年的黑手。为我们未来严格管理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消除对未成年人的不良影响提供了思路指南。

近年来,网络直播发展迅猛,根据网络上课查到的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3月直播app行业研究报告》,可以看到截至2018年2月直播app整体市场渗透率高达21.4%,用户规模超过2.2亿人,意味着每100个中国移动网民中就有接近22个人是移动直播app的用户。这些网络直播平台依靠我国便利的网络支付技术使得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非常容易。而部分网络公司“犹抱琵琶半遮面”搞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系统开发,开发出来的系统不知是投入有限还是故意为之是漏洞百出,效果乏善可陈。频频出现了未成年人为网络游戏或网络直播平台支付较大金额用于充值、“打赏”而形成的纠纷,甚至闹上法庭。现在最高法新出台的《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明确了未成年人打赏,无效!

最高法有关负责人介绍,未成年人在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过程中,通过充值、“打赏”等方式支出的款项如果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则该付款行为属于效力待定的行为,需要经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追认后才能发生效力,如果法定代理人不同意或不予追认,则该行为无效。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自 始没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现阶段,现有网络平台和游戏运营相关技术手段和管理措施并不缺乏。例如制度建设方面,我国在网络直播、网络游戏等平台运营中出台了《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等,行业自律方面,《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等自律性文件或公约也为大多数网络公司所接受;技术层面,目前公开发行的网络游戏、合法经营的直播平台和运营方都设置了青少年防沉迷系统,落实了实名制认证、人脸识别等技术举措。但是法律专家也提出:判定打赏行为无效是有前提条件的,那就是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必须首先能够证明进行网络充值或打赏的,确实是家里的未成年人,这样才能得到法院的支持。但是具体到现实个案法律判决中可以发现,恰恰是这样的前提条件,让很多监护人犯了难,同时也给了网络公司拒绝退还款项的理由。因为在多数情况下,监护人确实很难证明进行充值或打赏是家里的未成年人,在同网络公司无数次交涉无果后,才求助于网络曝光,频频登上新闻头条,而网络公司不过是担心舆论压力太大而退款,往往也很少全额退款,让监护人伤透了心。

就此有观点提出,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平时就要加强家中未成人的约束和管教,避免未成年人的大额充值及打赏,发生问题找不到证据也是监护人的原因。对此观点笔者持保留意见。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类似经历? 之前在App 上输入的信息、聊过的内容,很快就能出现在其他 App 上,让人诧异。甚至发生过跟家人、朋友聊天无意当中说到自己想换个手机、买个车,就随便说过两句,第二天打开某些手机 App 的时候,发现就开始推送一些聊过的手机,汽车的型号等详细介绍,让人细思极恐。

广东省公安机关开展的2019年第二季度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APP清理整治工作,共监测发现1048款APP存在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行为。其中,“酷狗音乐”“艺龙旅行”“语文100分”等42款APP,存在超范围读取用户通话记录、短信或彩信,收集用户通讯录、用户设备上已知账号,超权限使用用户设备麦克风等突出安全问题。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也曾对多个常用浏览器、输入法、视频 App 进行评测,发现大量 App 所申请的权限找不到对应功能。很多App 在权限的申请和调用方面,违反了必要性、正当性等原则。这些测评的 App,总月活跃人数超过 5 亿人次,最热门的,月活跃用户超过 2.8 亿,这么多人的个人信息,是否都受到了侵犯 ? 他们的隐私是否已经成为了 " 大数据 " 中的一部分 ? 如此索要权限,到底用来做什么 ? 主流互联网公司都没有给出正面回答。

工信部在官网上发布了名为《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电信服务质量的通告(2019年第3号)》专题文件,就第二季度国内电信服务的有关情况进行通报。文件主要包括“电信用户申诉举报情况”和“电信服务监管情况”两部分内容,并公布了23款涉嫌违规收集用户信息的应用和网站。违规名单中,甚至还存在不少国民级软件。如美团外卖、YY、嘀嗒出行、斗鱼直播、芒果TV等应用均涉及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问题。而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3月直播app行业研究报告》可以发现其中斗鱼直播、虎牙直播和YY的市场渗透率分别为4.25%、3.61%和3.33%,进入直播app市场渗透率top 3。对比发现涉嫌违规收集用户信息直播巨头赫然在目。

有理由相信,这些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等网络公司完全可以在技术上实时了解正在打赏的人是否是未成年人,如果不能证明打赏人是谁,只能说明这些网络公司不愿证明或是刻意隐瞒事实。在未成年人进行大额充值及打赏后的证据收集完全应该由网络公司承担。网络公司要么拿出证据证明没有涉嫌违规收集用户信息的情况发生过,要么证明是未成年人进行大额充值及打赏。这些不该由没有证据收集能力的监护人来完成。

现在最高法新出台的《意见》明确未成年人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必须返还,斩断了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伸向未成年人的黑手。笔者更建议在今后的司法实践当中,类似案件所有相关证据的收集都应该网络公司提供,如不能提供都视同是网络公司责任,彻底打消某些无良网络公司在未成年人身上谋取暴利的幻想。

(文/彭蜀明)

责任编辑:王大治(QJ0026)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