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评线】减负后的社区如何彰显价值

2019-08-05 18:4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据《北京日报》8月3日报道, 今年以来,全市社区减负效果明显。市级部门下派到社区的填报表格由原来的16个部门44项精简为7个部门的7项,精简率达到84%,各区及街道下派到社区的填报表格只保留3—5个。社区开具证明事项从原来的100多项减少到4项。目前,在社区设立的工作机构和加挂的各种牌子基本得到清理,社区会议、纸质工作台账减少了50%,填报表格和居委会盖章开具的各类证明均减少约90%。

不仅如此,依据社区职责清单,市、区各部门拟印发内容涉及社区的政策文件,发文起草单位事先须报市、区社会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审核。每年初根据各部门申请,制订年度社区工作事项计划清单,临时增加工作事项单独申请,未列入计划清单的工作事项,社区一律不承接。凡属于社区依法协助政府工作职责的工作事项,社区只负责联系居民、协助入户、组织动员、宣传教育、说服劝导及非专业性工作的发现报告。

此前,对国情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中国的行政组织架构,始终就是把农村的村、城市的社区,当作所有政令的落实者。来自上级党政部门林林总总的职能,最终都要接通到村和社区这一神经末梢。“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正是对这一现象的形象描述。

从历史沿革来说,现在的社区就是过去的居委会。而早在1989年12月26日,我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的出台,就对居委会的组织形式、工作职能进行了明确定位。《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规定:居民委员会是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不设区的市、市辖区的人民政府或者它的派出机关,对居民委员会的工作给予指导、支持和帮助。居民委员会协助不设区的市、市辖区的人民政府或者它的派出机关开展工作。但是此法颁布30年来,人人都能感受到社区的“自治”含金量并不高,而“协助”的职能却在不断放大,导致社区一直是作为政府的行政延伸而存在。村或社区办公地点的门口,都挂着各行政部门“xx工作站”的牌子,领受的还是政府部门摊派下来的工作任务。一个社区挂出几十块工作牌,但哪一样也做不到位,正是这一现象的集中体现。

填报表格和开具证明事项减了这么多,并不意味着被减掉的不再需要,而是要由需要的机关自己去调查求证,自己承担鉴别是非真假的责任,意在治疗基层政府的“慵懒病”。在依法行政成为治国方略的大背景下,在为自身限权、为基层减负成为全新行政理念的今天,北京大幅度为社区减负,让人看到了市委市政府强化机关作风建设的良苦用心,当然值得点赞。而从另一方面看,“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社会治理创新以及全新《街道办事处条例》等文件的推出,也为社区减负创造了水到渠成的条件。

给各级政府当“腿”的负担减轻了,只意味着社区的职能发生了改变,并不说明社区工作人员从此就轻松下来了。据报道,目前全市已建立了以群众满意度为主体,街乡镇考评、第三方评估相结合的新型社区工作评价体系。重点把社区入户走访、民主协商、便民利民服务开展、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组织开展公益活动、协调解决居民问题、居民公约落实等指标,作为社区工作评价的主要内容,将与居民群众的见面率、交流率、问题解决率、满意率等,作为社区工作者考核的重要指标,引导社区回归自治的本质属性。

职能转变的幅度确实不小,如今的社区干部们能很快适应吗?真的不好说。如今的大多数居民,除了必须要找社区才能办的事,平常基本感觉不到社区的存在。因此,减负后的社区到底该干些什么?怎样才算干得好?只有把概念中的职能尽快落到服务居民的具体行动中,才能得到百姓的认可,改革的成效才能显现出来。

文/马龙生

责任编辑:耿娟(QL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