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评论] 公款“走亲”背后是权力“走亲”

2019-04-18 15:1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为防止利益输送,提高资金效益,不少地方要求行政事业单位必须通过招投标方式确定公款存放银行,即公款竞争性存放。

去年12月,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市政管理处千万公款“乔迁”之谜终于真相大白。原来是市政管理处主任符坚,为了照顾自己的女婿,在未经市政管理处领导班子商议和对外公示情况下,授意单位财务人员把位于台州银行的单位账户开户行,从原先单位门口的天长南路支行变更到了5公里外滕某工作的十里铺支行,交由滕某维护。原来千万公款“乔迁”只是为“走亲”。

前年,赣州市国土局原党组成员、市土地收储中心原主任陈炜,看到自己的女儿作为一名年轻的银行职员,工作中揽储任务重,压力大,且多次提出让自己帮助她揽储,于是心痛女儿,违规地把4亿公款存入其女儿所在的银行,其女儿也因超额完成揽储任务,获得了该行绩效奖励共计人民币158.52万余元,纳税后实际获得98.65万余元。

如此看来,公款“走亲”的背后,是官员利用手中的公权力,优亲厚友,以权谋私,从近年来各地反腐倡廉的经验来看,这类案件有多发高发的趋势。前年,银监会就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吸收公款存款行为的通知》,要求严禁向公款存放主体相关人员进行利益输送。符坚身为领导干部,对这样的规定应该是清楚了解的,他要一意孤行,根在权力观错位,存在“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认知错误。

长期以来,公款存储具有流量大、周期长、稳定性强的特点,一直是各家银行争抢的“香馍馍”,如果缺乏有效的监督约束,很容易造成利益输送,甚至成为贪腐的“自留地”。各级党委一方面要要堵漏洞、补短板,挤压权力寻租空间,打消领导干部公款“走亲”的念想;另一方面也要对胆大妄为,在党组织三令五申下,仍然一意孤行以权谋私、优亲厚友的官员,要发现一起,严惩一起。

有权不能任性,用权必受监督。官员也是人,也像普通老百姓一样,爱自己的子女,这无可厚非,但爱不是违规违纪的理由,逾越法律法规的爱,其实完全可能是伤害,而且是害人害己。

责任编辑:李泽杰(QU0016)  作者: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