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级”学生会干部,只是表述有误吗

2018-07-23 09:36 光明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部长级”学生会干部,只是表述有误吗

近日,中山大学学生会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中山大学学生会2018-2019学年度干部选拔公告》,其中按照三个层级公示了两百多个学生干部岗位,而在“秘书机构”和“组成部门”两层级中,还特别标明了职位是“正部长级”还是“副部长级”。公告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调侃“中山大学圆你部级领导梦”,更多网友则认为这是对大学精神的一种讽刺。

随后,中山大学学生会回应称:“具体岗位设置的初衷主要是为了明确学生干部的服务职责,更好地服务各校区广大同学,并作为进行综合素质测评时的参照。在公告中,我们错误使用了级别的表述,对此深表歉意。”字面看,可能中山大学方面确实如此认为,但遍布网络的议论、调侃和讽刺之声,只是因为表述误用这么简单吗?

高校的行政化状况早已不是新闻,去行政化的呼声也已经喊了很多年。不是没有中央精神,不是没有政策部署,但实行过程多是雷声大雨点小、步履维艰。例如,作为去行政化的一小步,高校、医院去行政化推了好多年,至今依然未有实质进展。看似“厘米推进”都艰难的背后,其实是大环境裹挟之下“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必然结局。

公众对于高校去行政化推进艰难的司空见惯,与对部分学校学生会任命干部官本位做法的普遍反感,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种反差,真实而具体地体现了国人对于后代教育的重视程度:不能用不合理的事污染孩子们。事实上,正是这种全社会对于教育应该保存和追求真善美的默契,支撑着我们在诸多问题中艰难前行,心中始终保持希望的火种。

大学学生会和现代大学一样是舶来品。无论是西方的学生会,还是“五四”以后中国兴起的学生会,都聚焦于服务校园、关注政治、联系社会、推动进步。因此,学生会成为许多精英锻炼自身领导能力、组织能力和沟通能力的地方,也是培养学生自治能力、养成担当意识的重要渠道。很多学生会也成为学生自治、校园服务和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

不可否认,行政化、官本位对一些学生会或学生干部是有影响的。虽然说,学生群体的处境相对被动,处于承担这一行政化思维产物的末端,把板子打到学生会和学生身上有失公允,但作为当事一方,部分学生在面对舆论批评时主动跳出来否认指责、理直气壮、狡辩护短,就非常值得深思了。学生会这一组织及其运作方式给当前高校学生的基本价值判断带来的长远影响,恐怕是人们最为担心之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此次事件引起巨大波澜的根本原因。

责任编辑:李泽杰(QU0016)  作者:罗文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