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评论] 大山深处“1个老师教6个娃”如何破解

2018-05-15 10:1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位于贵州省赤水市大山深处的杨柳小学只有一名教师和6名学生。今年30岁的周正文是这所学校唯一的教师,一个偶然的契机,他毅然辞去了市里的工作,来到大山深处坚守在这里。

又是一个乡村教师深山坚守,独自撑起一所学校的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公才30岁,正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之时,放着优渥的条件不要,放着机关里朝九晚五的工作不干,偏偏来到一个穷乡僻壤当起了乡村教师,也难怪这样的举动遭到了家人乃至女友的强烈反对,然而周正文却毅然决然选择坚守在此,一干就是四年。

每当看到这样的故事,笔者都为这样的老师竖起大拇指,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能够放下众人看来稳定的工作和舒适的生活,更是因为他们选择这份工作后的坚忍不拔、始终如一。其实,做一个决定并不见得有多难,难得正是付诸行动并且坚持到底,然后周正文却守着蓝天白云下的山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对学生的爱化作了一路前行的动力。

可是,在感叹周正文的义无反顾和无怨无悔时,笔者也深深地担忧,姑且不说一人教所有课程的质量如何,仅有1名老师、6个学生,孩子们哪儿去了?老师们又在哪儿?

其实,像杨柳小学这样的迷你学校在我国并不少见,2017年11月江西省柴桑区中外运敦豪小学里被发现仅有1个学生和2名老师,2018年3月河南汝州被曝出一偏僻的小山村里有一个学校,仅有2个学生和1名老师。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速,同时由于撤点并校政策的实施,很多乡村小学逐渐消失,条件稍好的乡村孩子都到城市了,刚刚毕业的老师更是不愿意到农村来,认为农村环境差、待遇低,如此一来,“空巢学校”大量涌现。

可是,正是由于学生数量的锐减,也正是因为年轻老师不愿进、不想进、进来了也留不住,长此以往更是形成恶性循环,家长们为了孩子能够学有所获,便是挤破了头也要让孩子挤进城市,于是乡村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而与此同时,“没人可教”也正逐渐消磨乡村老师们的热情,让老师的获得感、存在感大打折扣,也才有了报道中仅剩周正文一个人教6名孩子所有课程的无奈。

因此,笔者认为,透过周正文老师的坚守,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解决教育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如何补齐乡村教育的师资“短板”,如何兼顾提升教育质量和方便学生就近入学。尽管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只有尽快完善相关政策,整合教育资源,不让乡村教师师资成为农村教育的难言之痛,不让农村孩子为了读书问题犯难犯愁,才会让更多年轻教师来得了、留得住、教得好,才会让更多学生有书读、读好书,也才能够让学生接受更加优质和便捷的教育。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苏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