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评] 有一种父爱叫“嘴硬”,有一种幸福叫奋斗

2018-03-03 01:1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徐公波,53岁,是沈阳局集团公司本溪车务段本溪站客运车间客运员。徐百川,28岁,和父亲徐公波在同一家单位上班,是乘务车间的一名列车长。俩人虽是父子,但因为所从事的工作不同,这让他们平时聚少离多。正因为见面时间短,每一次在站台上见面时,父子俩都感觉特别宝贵。徐公波有时为了见儿子一面,自己在单位盯班时,早上5点就起床。有人问他怎么起得这么早,他总是笑着回答说:自己年龄大了,觉少了。而实际上,他一大早来到站台上,就为守望儿子在这里始发的那趟列车。

朱自清在《背影》中描写父亲为孩子买橘子的场景让更多人明白了父爱的无言与深沉。

的确,在父亲苍老坚毅的面庞上,我们更多时读到的是严厉与“无情”。果真如此吗?也许身为子女的我们还没有办法去理解父亲的“柔情”,毕竟那些“汉子们”平时“铮铮铁骨”惯了。

“年龄大了,觉少了”。其实,徐公波特意起这么早只是为了见儿子一面,但在面对旁人时,老徐还时刻不忘“嘴硬”辩解一下。

“倔强的裤子”、“288张车票”、“三分钟”、“19张请假条”……2018年春运涌现了一大批无私奉献的坚守者,笔者相信他们只是中国春运“敬业福”的一个缩影。

面对春运的流动大军,公路、铁路、民航、水运开足马力、日夜奋战,各行各业“舍小家为大家”的敬业者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我们感受到“回家是福”、“团聚是福”的温暖。

春节回家团圆,并不仅仅因为春节是我们的传统节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家乡、亲人的思念。

“以公谋私”,父子俩的团聚机会。站台上,停车短短的几分钟,父亲徐公波要组织好旅客安全上下车,儿子徐百川要维持好旅客秩序,父子俩唯一的交流机会就是办理交接的时候。停车只有两三分钟,办理交接也只有短短数十秒,如此的短暂估计都说不上几句话,更多时候,父子俩是用眼睛好好地、完完整整地多看对方一会儿,恨不得将彼此装进眼里。

无声的注视,是父亲对孩子的爱,这样的爱是无言的;也是孩子对父亲的关心,这样的关心是无声的。

这也不由让笔者想起了《三分钟》里的一幕,孩子努力背着乘法口诀,母亲的眼神一直在孩子身上从未移动,耐心地听着。其实,父爱与母爱一样,都是伟大的,都是简单淳朴却又滚烫热烈的。

父亲在站台指定位置接车,儿子在车里为旅客排忧解难;父亲在站台上为儿子简单整理衣服,儿子在车里向父亲敬礼致敬;父亲在站台转身目送离去的列车,儿子在车里向父亲挥手告别......

这个春节,父子俩再次不出意外地没能团聚,但我相信他们都会各自照顾好自己,因为他们还要奋战在春运的最前沿,他们用自己的“不能团聚”换来了更多的阖家美满。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张鹏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