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评] “冬至吃饺子”说法热闹心头更热乎

2017-12-22 16:2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513818432668fff

12月20日,位于北京玉河畔的福祥社区党建示范点里热闹非凡,社区党委和慈孝为老服务队的志愿者正忙着擀面皮、包馅 儿,为辖区的孤寡、失独、低保老人送去冬至饺子。(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乔万万摄 千龙网发

在冬至这一天,严肃认真地吃一碗饺子,是北方大部分地区居民雷打不动的传统项目。有“仪式感”的吃,自古以来就是咱们国家人民庆祝重要节日、节气的保留节目,而吃什么更能牵扯出上下五千年的文史地理、风土人情典故。吃,在中国,是一门自带文化底蕴和人情温度的味蕾体验。

冬至吃饺子,一种说法是为了不忘“医圣”张仲景“祛寒娇耳汤”之恩。据说当年张仲景辞官返乡时,正是冬季。他看到白河两岸乡亲面黄肌瘦,饥寒交迫,不少人冻烂了耳朵,便让弟子搭医棚支大锅,把羊肉和一些驱寒药材放在锅里熬煮,然后将羊肉、药物捞出来切碎,用面包成耳朵样的“娇耳”,煮熟后,分给来求药的人每人两只“娇耳”,一大碗肉汤。人们吃了“娇耳”,喝了“祛寒汤”,浑身暖和,两耳发热,冻伤的耳朵都治好了。后人学着“娇耳”的样子,包成食物,也叫“饺子”或“扁食”。

考古证据是三国古墓、山东滕州春秋墓葬中都发现了类似饺子的东西,那时不叫饺子叫馄饨。“馄饨”一词最早出现在三国时期曹魏人编的一本字典里。宋朝的《东京梦华录》里馄饨被称为“角子”和“角儿”。饺子的真实由来还在考证中,但可以形成共识的是,用面片包馅料的类似今天饺子的食物,两千多年前就是我们祖先的桌上主食了。

其实食物的演变跟自然界的变化遵循的都是一个原理:优胜劣汰。饺子历经几千年的沧海桑田,依然是国人钟爱的美食之一,跟它“以不变包容万变”的外形和馅料可多变的弹性属性有关,而根本原因还是好吃、热乎、有人味儿。没有什么团圆比一家人围在一起包顿饺子更热闹;也没有什么离别比吃一顿饺子更令人难忘思念的温度,特别在寒冷的冬日,真没有一碗饺子温暖不了的人心和身子。

在冬至这一天,新老街坊们聚在一起包饺子,给社区空巢老人、失独家庭、残疾人和外来务工的兄弟姐妹们送饺子,也是很多热心肠的“老北京”的传统活动。新老朋友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包一顿热乎乎的饺子,吃的是热乎劲,求的是热乎心。

咱中国人讲究吃,却最不讲究吃的好坏,一人吃着一桌子的山珍海味,也没有一桌子人吃一顿简单的饺子更香更有滋味儿。下班回家跟父母孩子围坐一桌,擀着饺皮,话着家常,吃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这份热乎劲足以抵御冬日里最长的夜了。(千龙网评论员 池青)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池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