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稳委”成立,金融监管如何布局

2017-11-10 08:5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金稳委”成立,金融监管如何布局

由国务院副总理马凯领衔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稳委”),昨天举行了成立大会并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这是金融领域迅速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行政举措。

2013年8月,为应对金融乱象大面积蔓延,中央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该制度成员单位局限于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和外管局之“一行三会一局”范围,虽说必要时可邀请发改委和财政部参与,但系统外协调与召集能力还是比较欠缺。此后,金融乱象仍未能得到有效遏制,尤其是对影子银行、资产管理、互联网金融、金融控股的业务监管,一直不甚得力。有鉴于此,中央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开展国内金融业市场大开放以来最为严厉的监管风暴。眼下,金融监管整肃仍在向纵深发展,成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就是目前最强有力的行政性监管举措。

虽说首次“金稳委”会议新闻稿并未披露成员单位名单,但成员单位覆盖面极有可能已大幅扩容。举个例子,这两天正在严厉查处的一批绕过限贷措施通过非法手段动用消费信贷炒房的案子,若没有房产登记部门在第一时间予以有效配合,转了五六个弯儿的消费信贷炒房案件,根本就查不下去,更别说各地步调一致,果断采取批量查处与整肃措施。

大约20年前,国内金融行业开始混业经营试点。时至今日,主要商业银行、券商、保险机构,均同时持有并从事信贷、证券、基金、保险、资管、信托、期货、租赁业务,部分非金融类实体企业,各类已获批的金融控股公司和金融投资公司,亦在参与各种传统类和新兴类的金融业务及金融衍生品交易。

然而,一方面市场已高度开放和碎片化,另一方面广义金融监管却长期滞后,更有甚者,央行制订货币政策,银监、证监、保监如同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以至于对混业经营乱象,虽曾授权央行进行监管协调,却名不正言不顺。而银监、证监、保监“三会”,对复杂异常的混业经营乱象,天然地倾向于“各扫门前雪”。这一长期存在的制度弊端,连局外人都能看个真切,但因涉及既有利益和监督权限“再分配”,难以对此制度弊端下刀子。积弊已久,若没有十八大以来国内政治生态和执法生态的明显改善,“金稳委”恐怕仍然处于难产中。

因为“金稳委”全称中有“发展”二字,有人据此认为“金稳委”系金融行业的发改委,这个判断显然并不准确。从大处计,“金稳委”要履行四大职能,其中第一条就是全面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金融工作的决策部署。2013年的“部际联席会议”只对国务院负责,新组建的“金稳委”首先要对党中央负责。“金稳委”的工作责任明显增大,权威性相应增大,系统内及系统外的监督协调能力则相应放大。

此前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主要承担监管协调职能,现今的“金稳委”,除了在更高的平台上履行监管协调职能,还被授予监管的统筹职能。“监管协调”旨在用好现有监管制度,而“监管统筹”则包含新的监管制度与手段的设计与颁行,二者之分量,不可同日而语。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被赋予了超常的统筹与监管职能,现行“一行三会一局”金融监管体制是否会继续存在,明年3月政府换届时,也许会给出一个说法,至少能看出更多的端倪来。

责任编辑:池青(QU0010)  作者:邢理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