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评论] “因爱杀子”的悲剧该怎样避免

2017-10-31 16:2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可近日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却宣判了一起老母弑子刑事案件。被告人黄某某(83岁),因担忧自己死后,其大脑发育不良及软骨症,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的儿子可能会“生不如死”,而给其喂食安眠药后,将其窒息死亡。(10月31日澎湃新闻)

黄老太含辛茹苦地照顾智残的儿子46年,为此她还早早退休,成了儿子的专职陪护,没有人会怀疑这位母亲对儿子的真挚无私的爱。最终亲手杀子智残儿子,其实也是出于爱的动机。正因如此,包括家属在内的很多人都为黄老太求情、作证。公诉机关认为,“虽法不可恕,但情有可原”;法院认为,“其悲可悯,其情可宥”,最终判决黄老太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人性化司法,带来了让各方都能接受的结局。但悲剧仍令人唏嘘不已;现代社会更应该避免这种悲剧再发生。年迈母亲因爱而终结智残、无生活自理能力的儿子的生命,母子们遭遇的是智残负担家庭无力支撑的困境。然而,这种困境并非没有出口:社会上一直有收养智残人士的福利机构,并且民政部门、相关社会组织也都为这样的家庭提供各种帮助。社区人员作证时提到,残联会定时发放残疾金,有时候也向黄某某发放生活用品,平时也有义工上门帮忙。被害人在死亡前符合入住福利院的条件,家属可以提出申请,社工和义工都曾上门询问过黄某某的意见,但黄某某均拒绝了。

黄老太拒绝将儿子送入福利院,显然有缺少信任的原因。而事实上,任何机构的收养,都比不上亲人、母亲照顾得更好,这是实情。这个问题上,首先,是否有关方面应反思,当前一些社会福利机构在收养、照顾、关爱被收养者方面,还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福利收养的硬件环境、软件因素是否需要进一步的投入、改进?其次,如黄老太这样的家属,是否也应转变观念,调整心态,务实地看待智残收养的问题?

家庭关爱特别是母爱,是不好取代的,但宁愿走极端,也拒绝福利收养,还是不可取的。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很难达到最好,因而我们应当务实地接受“最不坏”的结果。终结智残亲人的生命,与将其送入福利机构相比,后者达不到母爱那样的“最好”,但相对于终结其生命,显然是“最不坏”的选择。或许在母亲看来,终结“无质量”的生命,对儿子来说是“最不坏”的结果;然而,生命权至高无上的现代价值取向、社会伦理道德、法治文明,都无法承受这种“剥夺生命的爱”。

这样的悲剧虽比较极端,却并非个例。避免这种悲剧,有关部门、社会力量需要补足一些功课,比如社会福利收养提高公信力;让智残人士家属接受必要的心理干预,以及精准扶助等等。

责任编辑:池青(QU0010)  作者:马涤明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