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评论] 在家上学14年,教育“私人订制”需深思

2017-09-30 15:5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709300816b044c5f0172581

近日,18岁私塾女孩袁小逸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关注。她在父亲袁鸿林的“私塾式”教育下在家上学14年,13岁开始参加自考,16岁拿到大专文凭。“我目前在准备英语自考的本科,还剩最后一门了,今年10月考。专业课有几门的确比较难,其他还好。”对于现状,袁小逸言语间透露着轻松。

与其说“袁小逸模式”是一种民间私塾式教育,倒不如说是一种“计划经济”式教育模式——袁小逸的学生生涯走向如何早已被写入预设的“剧本”里,3岁早教,9岁小学毕业,13岁高中毕业,16岁大学毕业,19岁硕士毕业,21岁博士毕业。这份剧本在日常生活上也做了高度细化,何时起床,何时就寝,从早到晚学习,娱乐都被计划得完备周详。

但这样的一种“离经叛道”的模式是否值得推广,需要慎思。据报道,袁小林3岁进幼儿园时,老师给出了“与小朋友的正常沟通有问题”的评语,此后袁小林一直抗拒上幼儿园,在这样的情况下袁鸿林才将女儿接回家自己教育至今。这种“计划经济”式教育或许适合袁小林,但其实并不适合大多数人。

学校教育提供的不仅仅是知识,也不仅是备考能力与获取文凭能力,更多的其实是自由的“社交”能力。在学校生活中,一个孩子扮演的其实是多重身份:同学面前是或亲密无间或点头之交的朋友,老师面前是或“好”或“坏”学生,在不同年级校友面前是“学长学姐”或“学弟学妹”……在这些身份切换中,学生能体会到“人情味”,而这种“人情味”是书本难以教导,一定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

可如果确实有类似袁小林这种不适合普通教育模式的学生,当家庭教育无力,似乎就只有“民间私塾”这一条路可走。要解决此问题,需要官方“事前引导”“事中集中”“事后监控”,也需要“民间私塾”各展神通,双方如何采取有效配合是关键。相关部门需要将“私塾教育”正规化,科学化,对于满足条件的私塾予以认证推广,对打着私塾名号“钻空子”“捞黑钱”的私塾予以严惩。当普通学校教育确实不适合一些“特殊”学生时,需要专家先行“引导”,通过科学的方式与家长配合,尽量将孩子引导“入轨”,如果“引导”无效,则将这部分小孩集中在经“官方认证”的私塾教育机构进行教育,并在定期回访,随时掌握学生动态。

诚然,与普通学校教育相比,“袁小逸模式”这种计划经济式的教育方式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它也闯出了一条“特殊”学生教育问题的“私人订制”解决方案,而且这样的方案也在社会的关注下走到了今天。至于它到底能走多远,要走向何方,会不会走偏,值得我们深思。

责任编辑:池青(QU0010)  作者:杨云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