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评论] 后现代“开笔礼”为何愈演愈“劣”?

2017-09-26 16:0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u=3146010338,1360635829&fm=27&gp=0

9月15日,西安高新新徽学校举行了2017-2018学年一年级学生“童蒙养正新徽启智”开笔礼仪式。仪式有五项:正衣冠表示衣冠整洁,用良好的精神面貌迎接学习和生活;朱砂启智则寄托了老师希望学生眼明心亮,成为智者的美好祝福;仪式通过“击鼓鸣志”来表明自己的志向;启蒙描红环节表示识字写字是学习文化的第一步。最后向老师、家长鞠躬表示感谢。

与之相关的新闻层出不穷,如,《南京大报恩寺千名萌童开笔礼破世界纪录》。仔细审视一些地方、个别教育机构举办的所谓“开笔礼”,给外界的印象一直都是文化传承,是一套从老祖先那儿复活起来的古代礼法,让不少家长和教育者热捧。殊不知很可能是“套牌”作业,据学者考证,其实与清朝及其之前的封建时代儿童入学仪式都不大一致,搞不清楚现在那些五步、七步等套路是从哪儿捯饬过来的,更像是借用了传统文化的壳,有意捏造了一套后现代的舞台艺术。

幼童们并没有自己的意志,而过程中充满着服从意志的训诫和教导。端正衣冠、行师拜礼、朱砂启智、击鼓明志、启蒙描红、诵读国学经典、感恩鞠躬等等程式走下来,不断上演着对古代道具和符号的借用,孩子们在其中是被大人们导演着支应着,机械地去完成束缚刻板僵化甚至是强制之感的动作,包括可能要面对对于一个他们无法确证的对象给以礼拜。在短暂的好奇之后,孩子们屡现疲惫甚或忧伤的脸上,呈现着某种不解和不快。

这场仪式之后,孩子们是更大胆更有个性更善交往更爱上学了,还是变得“懂事”了规矩了胆小了从众了呢?

刚刚颁布的《国家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意见》中强调,要建立以学生发展为本的新型教学关系,要引导学生具备独立思考的素养,要激发学生好奇心、想象力和创新思维,养成创新人格,希望这“意见”能被热衷拿懵懂孩童做文化产品推销资本的某些“教育者”接收到。

责任编辑:池青(QU0010)  作者:张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