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评论] 孕妇跳楼,谁也不能为逝去的两条命推责

2017-09-06 14:5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8月31日晚,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住院部5楼,一名待产孕妇马某从楼上坠下身亡。随着全社会和媒体对这件事的关注,生产过程中的一些可见证据陆续公开。家属跟医院各执一词,相互推责。最大的真相已惨烈地呈现在眼前,两条人命,家属和医院没有谁是无辜的。

有过生产经历,特别是经历过顺产阵痛和最终剖腹的妈妈们最能理解马某痛得想死的感受,和面对生产前和生产过程中医院递过来必须签字的责任书的恐惧,以及可能面对的生死抉择的挣扎。幸运的是大多数妈妈有惊无险地挺过来了,不幸的是马某以两条命的代价,把生产过程中涉及的那些含糊不明、视而不见的隐患:孕妇情绪、医患责权、法律缺陷、生命观等以不容回避的状况呈现在大众面前,并期待能得到关注和解决。

医院根据产妇的情况建议产妇剖宫产,产妇本人同意,但家属拒绝,最终产妇情绪失控自杀,所以一切跟医院无关?《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马某作为意识清醒的成年人,完全可以自主签字,为何医院漠视当事人的意愿,非要家属签署同意书呢?

医院有难言之隐也有默认的行规。一定要手术当事人和家属意见一致,医院是怕发生事故时家属医闹,多一个人签字等于多上一重责任保险。一些医闹事件的确加剧了医患之间的相互不信任不理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极心态使得一些医院和医生忘记“生命至上,救死扶伤”的初衷。

这件事之后,孕妇的意愿和情绪还会依旧被忽视吗?

家属不管是受害人还是“凶杀”,都是悲剧的承受者。从目前家属和医院双方发布的声明看,争执的重点是到底谁坚持让产妇顺产,而双方回避的关键点是,双方的决定都没有尊重遵从产妇的意愿。

从法律的角度看,如果医院根据B超结果建议产妇剖宫产,产妇本人也同意,即使丈夫公婆父母等反对,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院也应该充分遵从产妇的意愿;如果是医院坚持顺产,而产妇本人坚决要求剖宫产,家属跟医院意见一致,这种情况应该请第三方机构或法律顾问团来调解或明确权责范围,再做下一步决定。而这两种情况需要作出判断的第一责任人都是意识清醒的产妇本人,不是家属团,结局也不会比现在更令人惋惜痛心。

实际情况是,怎么生孩子不是法律就能简单解决的问题,特别是一些观念落后地区,人们思想观念和法律意识淡薄,产妇本人意志和权利意识不强,生命权和健康权旁落到家属手里,家属意愿凌驾于产妇意愿之上,成为医院的判断标准,这不仅是法律的漏洞,更是这些产妇的悲哀。

马某已无法提供说辞,终止双方的各执一词争论不休。比事情真相更重要的是,不要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马某以生命的代价给产妇的告诫是,在生孩子的生死关头,要理性听取医生做出的专业判断,没有谁的决定比自己和孩子的健康和生命更重要。(千龙网评论员 池青)

责任编辑:倪恒虎(QU0012)  作者:池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