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评论] 贫困这道“坎”,唯苦过方知甜

2017-09-01 14:3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凌晨两点,52岁的王玉云和妻子点亮了灯。老母亲还在炕上睡着,夫妻俩简单吃了一碗豆奶粉泡馍后,拿上镰刀、水壶、磨刀石,戴上头灯,下地了。这是王玉云在山里的最后一次收豌豆。收完,他将告别大山,告别那些爬不完的沟沟坎坎,开始新的生活。(9月1日 《新华每日电讯》)

有哲学家说过,“苦难是一所学校。”王玉云说,几辈子的苦在我这都结束了,像一壶“苦酒”,苦中藏着心酸,心酸中含着希冀。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古丰乡王府沟村的王玉云一家,迁入了新居,尝到了脱贫攻坚的甘甜,也看到了人生的希望。从他身上,笔者深深体会到,贫困这道“坎”,唯有苦过才知道甜。

贫困有多可怕,可能超出一般人的认知范围。唯有设身处地,方能感受到那种绝望与无助。王玉云所在的王府沟村,因传说中不知哪朝哪代的王爷来避难而得名,一条条沟壑将塬坡切割得七零八碎,山上没有路,恶劣的地理环境和近乎原始的出行条件,在摆在山民眼前和心中永远“爬不过去的坎”。

王玉云的父亲得了贲门癌,第一次去医院恰逢大雨,车子进不来,只能请村里面几个小伙子用一张旧床把他抬下山,老人受不了上下山的折腾,最后即便痛得在炕上打滚,也不肯下山就医,最终在山里耗尽了生命。这便是大山带给人生命的无奈抉择。在他们眼里,大山的雄奇壮美不再是一幅幅画卷,而是爬不完的沟坎。冬天下起大雪,山里人没有堆雪人的诗情画意,摆在面前的是“羊都下不了山”的困境,儿子上学要下山怎么办,从家门口一路摔跤2个小时才下山,丝毫感受不到下雪带来的惬意。

搬离大山,这种想法或许萌生过,却被无情的现实击碎。在“脱贫攻坚战”号角下,曾经“大胆的想法”成了真,随着古浪县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启动,王玉云一家花了1万多元,便领了一栋独院的房子,外带一座养殖暖棚和整块的5亩水浇地。睡得安稳了,住得踏实了,再也不用担心土房会突然塌了。搬进新居,靠着自己的建筑手艺挣钱,再也不用半夜起来夜收了,告别大山求生活的想法终于成为了现实。

易地搬迁是解决深度贫困的好办法。更难能可贵的是,生活条件的改善带来的生产条件的改变。在王玉云身上,我们看见了易地搬迁政策带来的红利。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听之任之、无所作为。只要愿意改变、接受改变,告别曾经贫穷的苦楚,并不是什么难事。

责任编辑:池青(QU0010)  作者:史扬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