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哈尼第二任期的挑战与出路

2017-08-05 09:3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鲁哈尼第二任期的挑战与出路

8月3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向当选总统鲁哈尼颁发委任状。5日,鲁哈尼将宣誓就职,正式出任第12届伊朗总统并开启其第二个任期。首个任期表现合格的鲁哈尼,要引领伊朗继续突围破局并稳中求进,面临着艰巨挑战。

哈梅内伊在委任仪式上亲吻鲁哈尼的额头并祝福他事业成功,明确希望他公平施政,为弱势群体代言,增强和维护国家团结与尊严。作为伊斯兰共和政体的象征与代表,作为国家最高权力的实际掌握者,哈梅内伊对鲁哈尼发出的上述最高指示,将确立他第二任期的大方向。

鲁哈尼在委任仪式上誓言要改善伊朗国际形象,捍卫人民权利,保证伊斯兰民主和公民投票权,同时也要消灭贫困,构建全面社会福利体系,提振社会生产力,改善就业状况。鲁哈尼虽然在今年5月大选中以57%的得票率战胜对手获得连任,但是连续执政压力颇大,外交内政并重,突出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的任务一目了然,而良性外交又是他改善经济运行的前提。

伊朗并非远离国际政治的世外桃源,而是位于地缘冲突特别是中东争端旋涡中心的重要玩家,这个独特角色是伊朗过去、现在和未来都难以改变的地理宿命,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鲁哈尼对整饬内政和经济的绩效考核。鲁哈尼首任重外交与安全,再任重内政与经济,思路清晰但困难不小。

鲁哈尼首任在外交与安全领域颇不乏重大突破和建树,但也陷入新的乱麻。鲁哈尼抓住美国总统奥巴马调整政策之机和“阿拉伯之春”后地区动荡之势,借助放弃核武器项目换取美国接受伊朗政治体制与和平利用核能源权利,并初步改善双边关系,解除部分美国和国际对伊经济封锁;同时,以叙利亚危机为抓手,鲁哈尼通过与俄罗斯的战略合作,扩大伊朗在阿拉伯腹地的势力渗透和影响辐射,显著提高了地区大国的国际地位和话语权。

然而,伊朗快速崛起也激化了波斯人与阿拉伯人、伊斯兰教什叶派与逊尼派的固有矛盾,形成两股地区力量的摩擦和对立,导致跨波斯湾外交、经贸和交通联系的中断或受阻,并在特朗普上台后,形成美国、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联手遏制伊朗的困难局面。这种不利局面折损了伊朗崛起获得的战略安全优势,也不利于伊朗长远发展经济。

鲁哈尼首任经济成绩并不显著。2013年他当选前,伊朗经济濒临崩溃,货币贬值三分之二;石油生产和出口各萎缩60%,通胀率高达35%。2015年与六大国达成核协议后,伊朗石油生产与出口快速恢复,部分海外资产解冻,外部投资有所增加,去年经济增长率达到6.6%。但是,经济形势的局部好转主要拜石油产业复苏所赐,政府固定资产投资只有GDP的5%,与理想的20%相去甚远,因此失业率依然维持在两位数,家庭增收有限,贫困人口数量依然庞大。鲁哈尼还取消前任的补贴政策,导致物价燃料价格上涨50%。

综上可见,伊核协议带来的净利润并不多,因为美国只解除核领域制裁,非核制裁保留如初,伊朗完全回归全球经济和贸易体系障碍尚存。另外,伊朗与沙特等国关系恶化也导致地区经贸循环不畅,使伊朗靠融入区域经济带动内部发展举步维艰。也许这是鲁哈尼强调“改善国际形象”的深层考虑所在。

由于接受核能利用非军事化和透明化,并与美国初步改善关系,鲁哈尼的温和政策受到内部强硬派和保守派诟病,好在他深得哈梅内伊信任,又给伊朗人争取到美国的制度承认和安全承诺,以及久违的大国存在感,这些安全与外交阶段性胜利,使鲁哈尼顺利连任。甚至不满就业与收入状况未明显改善的劳动力主体青年人,也因欣赏鲁哈尼相对宽松和包容的社会政策而再次投票支持他。

但是,鲁哈尼来路多艰。美国政策转向强硬及伊朗与周边国家关系恶化,这是显而易见的不利外部环境。经济改革面临的内部阻力更多:招商引资就要对外开放,开放意味着可能偏离传统方向,甚至给政体带来崩溃风险;搞活经济就要与国际接轨,接轨意味着要加强与地区和世界经济的深度融合,还要打破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国企对经济命脉的绝对控制。

这两种风险和阵痛,既是鲁哈尼所面临的核心阻力,也是哈梅内伊委任赠言的潜台词所指。作为人口、市场规模有限,经济结构又过于倚重石油资源的地租型国家,伊朗内政与外交,经济与安全依然存在很强的互动性,鲁哈尼还得把外交选作打破困局并做强经济的突破口,尤其是解除非核领域封锁,全面改善外部关系。

责任编辑:池青(QU0010)  作者:郑霜-工商门头沟分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