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评论] 医事服务费不是医生服务费,莫误解

2017-04-12 15:0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怎么挂号费变成医事服务费了?”尽管广泛宣传,但这两天各大医院医改咨询台前,患者问的最多的还是医事服务费。原本14元挂号费的大医院知名专家号,变成了100元的医事服务费,不少人有点难以接受。有些患者还忍不住感叹:“医生一天得挣不少钱吧。”

医改前,就诊前交的挂号费,大医院知名专家号不过14元而已;医改后,就诊前交的医事服务费,大医院知名专家是100元。不可否认,落差的确很明显。在参加医改的医疗机构,医事服务费最便宜的是20元,比之前的挂号费高。

医事服务费不同于挂号费,因而,不能简单地跟挂号费比较。但是,因为都是就诊前交的费用,第一次接触医事服务费的患者总是会习惯性地加以对比。对医事服务费的误解,又可能转变为对医生的误解,误以为医事服务费比挂号费高了许多,医生的收入相应增加。

医事服务费是北京市首创,患者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疑惑很正常。让医事服务费获得患者的广泛认同,为医改加分,医疗机构还需要继续耐心地做好沟通工作,患者也不妨全方位地比较。

首先,医事服务费不是挂号费的新名称。医事服务费对应原来收费项目的药品加成、挂号费和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取消15%的药品加成以及挂号费和诊疗费,再加上药品采购价格平均下降8%,患者支付了比之前的挂号费要多的医事服务费,但是,药价也平均下降了20%。只看到医事服务费比挂号费高,却看不到医事服务费对应的内容,看不到医改带来的其他实惠,就可能会陷入本没必要的烦恼。医改后,城六区114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推行“先诊疗后付费”,患者就诊可以先不交医事服务费,待所有诊疗结束后统一缴费,以改善患者就诊体验。或许这些患者对医改前后费用的变化体会更深。

其次,根据病情选择支付医事服务费未尝不可。三级医疗机构的医事服务费从普通门诊到知名专家,4个层级分别为50元、60元、80元与100元,二级医疗机构分别为30元、50元、70元、90元,一级及以下医疗机构则为20元、40元、60元、80元。借助医保定额报销,患者在普通门诊就诊,在三级医疗机构需支付10元,二级医疗机构支付2元,一级及以下医疗机构仅需1元。医保报销有限,觉得去大医院、挂专家号医事服务费高,看小病、常见病、开药就可以选择医事服务费低的医疗机构,为自己省钱,也让大医院和专家集中精力服务疑难重症患者。医改后药品实行阳光采购,社区与大医院在可采购品种上实现了统一,以前看重大医院药品的患者如今不必那么依赖大医院了。

第三,切勿将医事服务费当成医生服务费。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说,医事服务费不是医生服务费,不是装进医生的口袋。医事服务费的收费标准,只与所服务的医疗机构的等级有关。取消药品加成,设立医事服务费,不是补偿医生,而是补偿医院,是建立一种全新补偿机制,让医疗机构彻底告别“以药养医”。天坛医院医务处处长姜悦也表示,医院业务收入和大夫收入是不挂钩的。不是医事服务费多,相应科室医生的收入就多。“我们对医生的考核主要看绩效质量和工作量。”患者若是不了解情况,先入为主地以为医事服务费跟医生的收入成比例,真是冤枉了医生。

过去,看病时,一些患者哪怕是小病也喜欢挂知名专家号,因为挂号费价格相差不大,导致一些医院知名专家号一号难求,疑难重症患者不得不求助于黄牛;过去,以药养医,一些患者看病时就会在心里嘀咕,医院和医生靠卖药吃饭,医生会不会多开一两种可有可无的药,会不会多开一两盒药,会不会拿回扣。取消药品加成,药品阳光采购,患者不再那么担心医生会不会过度开药了。既然医院和医生靠“卖服务”来获得收益、保障运行,比以药养医对患者更有利,那就尊重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吧。

方来英表示,“在这次医改中,无论是价格调整还是医事服务费的设立,所有的医务工作者都会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技术劳务得到了尊重”。医生有获得感,患者费用负担总体没有增加,可谓皆大欢喜。好事不怕多磨,关于医事服务费,关于医改,且慢慢磨合,走向共赢。(千龙网评论员 倪恒虎)

1491866695664

责任编辑:池青(QU0010)  作者:倪恒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