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鲜肉热”背后的低级流行主义

2017-03-10 09:04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小鲜肉热”背后的低级流行主义

针对目前电视剧行业乱象,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编剧高满堂在多个场合呼吁,创作者在追逐收视率和金钱的同时,也应该担负起责任,为后代留下些好的作品。高满堂介绍,现在拍摄一部1亿成本的电视剧,要请到这些当红小鲜肉,片酬基本在七八千万之间,只有两三千万留给导演、编剧、团队和后期制作。因为没有钱做后续,造成大量的垃圾作品出现,这已经变成了新常态。

相对于“小鲜肉”在文化市场很热,在舆论场上,却呈现出一片冰冷。不仅有着高满堂、张国立等一干“大腕”的批评,就连公众,也对“小鲜肉热”表示出了反感。不妨看看新闻背后的网友评论,基本都是一片不解和批评声。这种“冷热两重天”,十分让人费解。

文化市场也是市场,也应该遵循市场规律。众所周知,市场主要是由需求决定的。既然舆论表示出了对“小鲜肉热”的不解和反感,那么体现在市场供给上,“小鲜肉”应该适当降温才是。可为什么现在“小鲜肉”还这么流行呢?想想高满堂介绍的,一部1亿成本的电视剧,请“小鲜肉”的成本竟然高达七八千万元,简直不可思议。厘清背后的原因,对于文化市场重构,显然具有重要意义。

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斯塔特在《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一书中,提出了反智主义的说法。反智主义这个词,可能有些敏感,那就换个词——“低级流行主义”。我们经常看到,一种流行现象产生后,立即呈现出席卷态势。对于很多人来说,之所以加入行列,流行是唯一理由,根本不看是否适合。这在文化市场上有着充分反应。一个流行模式产生后,大家一拥而上,拿起剪刀糨糊,纷纷采取拿来主义。想想过去流行的“清宫热”、“戏说热”,现在流行的“IP热”、“小鲜肉热”,都有着低幼的影子。

任何一种流行现象,其产生,都有原因。有原因,不代表有道理。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越来越分众化的市场,大众消费多元多样。并不否认,可能有些人喜欢“小鲜肉”,但绝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小鲜肉”。可在低级流行主义的影响下,整个市场只提供“小鲜肉”,根本没有其他内容,大众的多元需求无从实现。于是给人的感觉,似乎整个市场就应该属于“小鲜肉”。事实上,有多少需求被忽视和压抑。

在舆论场上,对“小鲜肉”的批评,正是对市场需求多元多样的注解。低级流行主义为什么流行,“小鲜肉”为什么越炒越热?这恐怕与一些制作方,不动脑筋、盲目跟风,有着很大关系。乔布斯最了不起的,就是凭着创新意识,走在别人前面。制作业需要乔布斯,文化市场何尝不需要乔布斯?文化市场应该“新意盎然”,最应该体现创新气息,可由于创新存在风险,由于知识产权意识不强,加之没有形成跟风丢人、抄袭可耻的文化生态,导致大家都不愿意创新,都喜欢拾人牙慧。在一些人眼里,哪怕是一点肉沫子,也总比冒风险好。

永远不要忘了,市场是存在多元化需求的。春节以来,“诗词大会”、“朗读者”的成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一点。“小鲜肉热”背后有着太多想当然,在我们这样的文明国度,所有人都喜欢“小鲜肉”绝不可能,真这样也是一种病态;整个市场只提供“小鲜肉”,也是一种病态。面对“小鲜肉热”背后的低级流行主义,既需要制作者反思,营造创新光荣生态;也需要大众“有态度的消费”,大胆地用脚投票;更需要从知识产权保护入手,给抄袭复制来一个釜底抽薪。

责任编辑:池青(QU0010)  作者:东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