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应是接地气的艺术品

2016-01-08 09:41 光明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长篇小说应是接地气的艺术品

长篇小说在各种文学体裁中是最见分量的一个品种,一部成功的长篇小说,可以奠定一个作家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一批优秀的长篇小说,可以见证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文化发展成就。刚刚过去的2015年,又是我国长篇小说的一个丰收年。尽管我们不可能将一年内出版的4000多部长篇新作通读一遍,但一个勤奋的文学阅读者,依然能够在这种百花齐放中享受到文学阅读所带来的艺术美感。

说起2015年的长篇小说成果,一批创作力正在旺盛期的中青年作家的作品无疑是值得珍视的,其中首屈一指的是东西的《篡改的命》和迟子建的《群山之巅》。前者直刺当代社会的病痛,其间充溢的社会批判意识透示了作家探索的睿智和勇气。后者通过对北国边陲一个叫龙盏的小镇发生的各种离奇故事,刻画出了栩栩如生的群像图。也许是一种巧合,东西和迟子建这两位分处南北的作家的这两部作品,分别为读者构建了独特而充满魅力的南北中国景观,作品中洋溢的浓厚的人文情感使读者难以释卷。

小说重在人物,长篇小说的篇幅为作家塑造生动的人物形象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在这方面,值得一提的有何顿的《黄埔四期》和冉正万的《天眼》。抗战题材的作品,当然离不开残酷的战争场景的描写,但《黄埔四期》这部作品的着力点并不在此,作家着力刻画了两位主人公从青年时期投笔从戎到老年后解甲归田的心路历程。《天眼》描写的是大西南地区一个老农民的生命旅程,主人公面对苦难生活的忍受与坚守令读者印象深刻。两部作品故事不同,主人公的出身、教养和身份也有天壤之别,但两位作家对人物的塑造却都取得了成功,作品主人公形象血肉丰满。

回顾2015年的长篇小说新作,虽然数量巨大,但也留有不足,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在总体上并不是很多。一些成名作家拿出的新作,相比其旧作未能有所突破,特别是一些以当代中国现实生活为背景的作品,由于作家对现实的隔膜,作品的价值观明显滞后,或者只是迎合时尚,浮于表面。因此,进入2016年后,读者对长篇小说作品有新的期待。这种期待首先表现在,长篇小说必须接地气。目前,中国正处在经济社会转型的重要时刻,各种深层次的社会矛盾正在显现。作家虽然并不掌握解决社会问题的钥匙,但是作家有责任深入社会,以文学化的手段来反映现时代的人物在这种社会现实中的困惑和奋斗,塑造出富有时代气息的人物形象。

目前,长篇小说的发表途径已经多样化,这种多渠道的发表途径固然给作家提供了方便,但也使作家减少了磨炼作品的耐心。长篇小说毕竟是艺术作品,除了需要构思一个好的故事以外,还需要作家掌握娴熟的叙述语言。目前一些受到称道的长篇新作,在叙述语言上都体现了作家的追求和功力,从而给读者带来了艺术的享受。成熟作家的作品会对社会语言起到风向标的作用,虽然这是文学的副产品,但也是作家的一种社会责任。当前,社会语言应用呈现出泥沙俱下的状态,一些低俗词语大行其道,需要作家用自己干净、典雅的文学语言来引导日常语文。

尽管现在流行碎片化阅读,但长篇小说仍然以其无可替代的文学魅力受到读者的喜爱。时序刚刚进入2016年,《收获》《当代》《花城》等文学期刊的新年首期都有名家新长篇发表。正在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迈进的中国,给作家的创作提供了一个取之不竭的富矿,作家们也在为创作无愧于这个时代的作品而努力,广大读者对长篇小说的热切期待一定不会落空。

责任编辑:李泽杰(QU0016)  作者:周俊生